首页 >> 资讯 >>资讯 >> 魏广君个展“云奕化生”暨中国国家画院“大道不孤”系列展开展
详细内容

魏广君个展“云奕化生”暨中国国家画院“大道不孤”系列展开展


  主办单位

  中国国家画院

  承办单位

  中国国家画院创研规划处

  《中国美术报》社

  开展时间

  2021年3月31日-2021年4月15日

  开幕时间

  2021年3月31日15:00

  展览地点

  中国国家画院明德楼三楼颂厅

  

  部分观展嘉宾合影

  3月31日,由中国国家画院主办,中国国家画院创研规划处、《中国美术报》社承办的“大道不孤——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近代家邀请展:云奕化生·魏广君近代展”在中国国家画院明德楼三楼颂厅启幕。本次展览作为中国国家画院“大道不孤”系列展的第二个个展,展出了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所所长魏广君在中国国家画院工作17年以来创作的书画作品百余件。

  

  

  

  

  

  

  

  

  

  

  

  

  

  

  展览现场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卢禹舜表示,2021既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也是党的100周年诞辰。在新年贺词中,总书记特别谈道:“大道不孤,天下一家。”为了表达我们始终遵循与坚守“大道”的初心和决心,传递我们始终与全世界人民风雨同舟、命运与共的信念与信心,传达中国国家画院近代家之间一种以艺传道、以艺接力、志同道合、薪火相传的精神,经中国国家画院院委会决定举办“大道不孤——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近代家邀请展”,以个展的形式,展出院内中青年近代家群体的创作成果,以“大道不孤”为主题,鼓励近代家们在弘扬近代大道的同时,不断探索、追寻,交流、互鉴,携伴攀登、弘养正气,培根铸魂、守正创新,以思想精深、近代精湛、制作精良为创作要求,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新时代的精品力作,为当代文艺事业的繁荣,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应有贡献。

  

  

  

  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是魏广君自2014年以来的又一次大型个展,展出的作品包括书法、篆刻、山水、花鸟等多种类型,是对魏广君近代成就的一次全面呈现。对此魏广君表示,书、画、印创作30余年来,他从原始传统语言的复述者,成为自然运用当代语言的表达者,这种表达虽尚粗糙,但他也无意于形貌的至精至极,只希图远离与各种观念、语言与形式的纠结冲突,最终化生为一种心灵的至美。而“云奕”是指无聊时指月望星、揽星却月的快哉生活。

  展览众家谈

  卢禹舜(中国国家画院院长):

  今天,我们迎来了魏广君的展览。广君是当代知名书法家和画家,他以书入画,以画融书,书画并进,在书法、篆刻、绘画上所取得的成就,在当代产生了非常广泛的影响。他的近代创作和实践对中华民族文化传统进行了深入研究,而且对时代近代精神予以了充分的把握,应该说在当代能起到引领和导向的作用。对时代精神的深刻认识和理解感悟,特别是对现实生活的深入接触和实践,使得他的作品有道德、有情怀、有温度,每一件作品在制作上很精美,思想上有很深刻的思考,祝贺广君的展览取得圆满成功!

  徐里(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今天广君的作品展开幕,我代表中国美术家协会对展览的开幕表示热烈的祝贺!广君是我的好友,也是我尊敬的一位非常优秀的画家,广君是一位学养全面的近代家,他的文采、书法、篆刻出众,把对书法的研究运用到了传统中国绘画创作中,这是难能可贵的。

  我们讲究传统,都希望对传统能够有深入的研究和传承,创新和创造。广君就是这样一位画家,他对历代名家都做了深入研究,这从他的山水中能够看出。他的作品厚重、雄浑,画面非常丰富,同时又给人一种意趣和意境上的高古。他的作品得到了大家的高度赞赏,无论是笔墨纵横,还是潇洒写意,都体现出他的一种心境与境界。祝贺展览取得圆满成功!

  张江舟(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广君是当代非常典型的文人画家,他擅长山水、花鸟、书法、篆刻,兼通文论,有文心,专业素养全面。作为一个以书入画的画家,广君有着传统文人典型的特征,他注重画外功夫和修养,绘画与文人画有着天然联系,但与现代中国画家不同,他没有被传统文人画的语言规范所束缚,而是为了表达的需要,游刃有余地调动所有传统绘画语言为我所用,以文人画的方式传达自己内心的情感,展现自己对美的判断与追求。所以他的文人画也已经有了当代特性,尤其是金碧山水,有着很强的个性化色彩。总之,作为优秀传统的延续者和开拓者,广君的近代创作体现着文人画特有的旺盛生命力。

  曾来德(中国国家画院前副院长):

  广君是当代艺坛的一个特殊现象。他起步早,出道早,书法、篆刻、绘画创作与理论兼融。正如中国古代文人诗书画集于一身的延续,与当代书家画家单一化、职业化、技术化,产生了一大对比,创造了一个成功范例。

  广君近代实践的主要特征集中体现在“变”与“通”二个方面。变即创,创即新。创新是近代的终极原则,也是一道常人难以逾越的高度和到达的目标,考察其原因在于不“通”。惟“通”乃大道。通才、通透、通达,横向移植,古人所谓“格物致知”,千变万化而自出机杼,融会贯通而近乎道,广君正是这样一位通达出新的全才。篆刻更是其长,积数十年功底,废石满筐,最终成就自我风格,其作品古拙浑厚,匠心独出。山水则浑茫一体,清新古雅不失文人情怀。广君好学,手不释卷,平素多有追问,信手拈来,文论叠叠。盛名之下,又坚持修完近代博士、哲学博士,尤其后者在艺界可谓廖廖。综上可见,广君之变之通并非谬言,其名广君,名副其实,真实不虚也。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前副院长、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

  广君的创作涉及绘画、书法、篆刻等领域,皆卓有成就。此外,他又潜心治史乃至研究哲学,可谓修养全面。作为传统知识分子,广君深谙中国文化之道,为人治艺沉厚爽朗。于绘画而言,广君在传统上用力甚勤,从明王蒙到清四僧、龚贤,再到现代的黄宾虹、陆俨少,均有深入研究,于此基础上进行现代性转换,参入个人家法,故极有个人面目。其山水追深厚华滋之意,其花鸟走苍劲野逸一路,不失古风,但又做到了现代趣味盎然。

  广君在书法上成名很早,积累甚厚,其章草跳宕飘逸,其榜书势大力沉,厚重无比,与其绘画相映成趣,就“书画同源”说来看,其书其画堪称标本。广君之印奏刀爽利遒劲,上追汉印之古朴厚重,下逮今人艺趣,印文往往随心写来,古雅有趣,余味淼淼。古人云:“刻谓雕刻文章也”,观广君印,信然。

  今人从事传统书画者,或略输文采,或稍逊风骚,质其因,只是读书少矣。广君治艺之余,读书勤奋,日积月累,学养深厚。唐岱曰:循乎规矩,本乎自然,养到功深,气韵淹雅。以此视广君书画印,可谓适当。

  纪连彬(中国国家画院前副院长):

  本次展览作为中国国家画院“大道不孤”系列展之一,以个展形式对院内中青年近代家群体进行学术梳理和个案研究,这是极具意义的一件事。广君作为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所所长,不仅在工作岗位上勤奋努力,在近代创作上也不断前进,此次展览是继在北京时代美术馆大展之后的又一个新的里程碑。

  广君作为一个多面手,他在山水、花鸟、书法、篆刻、近代理论等方面均取得优异的成绩,他把传统的近代理论和实践总结融入自己的创作,并形成新的思考和理解,尤其是他立足传统的创新、创造,对当代中青年画家、书家、篆刻家在近代领域的探索路径,具有启示性和参照性意义。

  贾广健(天津美术学院院长):

  广君的展览看了后觉得非常精彩,比较全面地呈现了其近代面貌。作为中国画家,广君修养全面,诗书画印均有见解,创作上涉猎题材广泛,山水、花鸟、书法、篆刻均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文人画这条路上,广君学篆刻、研碑学,形成独创风格。同时,他把品读传统经典过程中的感悟也融入作品中,较之前有了很大突破。

  何加林(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馆长):

  魏广君是一个书画印皆备的近代家,多年来,致力于书法、篆刻和山水画的研究,具有相当的近代高度和扎实的近代功底。其在作品中所体现出来的那种沉厚朴拙的近代风格背后,隐含的却是他那穷理辨哲的思想纬度。尤其是他的篆隶书风,点画处皆透着秦汉风骨。魏广君性情敦厚,为人踏实,其人、其书、其画如一坛醇酿,观之莫言,猜之神秘,品之味醇。近年又担任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所所长,组织同道研究、创作、办展已卓有成效,可谓艺德兼备。此次展览,相信观众在赏心悦目之余,定能收获满满。

  

  

  

  展览现场

  胡抗美(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

  我和广君是老朋友了,他在书法界出道很早,早在20世纪80年代那场著名的“墨海弄潮”当中,他就是一个弄潮儿。他于书法篆隶楷行草兼擅,风格上坚持碑帖结合,既有碑学的铮铮铁骨,又具有帖学那种飘逸的韵味儿。他的篆刻很有个性,古朴遒劲,方寸之间表现出他丰富的内心世界。广君的绘画形成了自己文人画的品格,自北宋文人画思潮以来,诗书画印兼备,这几乎成了文人画的硬性标准,这些条件广君都集于一身。不仅如此,他的书、画、印作品都具有生机勃勃的生命特征,运动感和节奏感很强,鲜活、随和、直率、自然,给人以亲切感。

  广君在美术理论、书法理论上很有研究,他不满足于作品的创作,他还注重对书法创作、绘画创作、篆刻创作的理论阐释。他作为一个哲学博士,对书画笔墨与社会的关系,与人生的关系以及技道关系都十分关切,尤其关切书画的人文情怀。他关注书画现象、流派,关注书画近代的发展,并从理论上进行深入的探讨。 

  张法(中华美学学会副会长、四川大学教授):

  此次展览的作品涵盖山水、花鸟、书法、篆刻等多种样式,由此可见魏广君传统文化修养深厚,他的作品也可以看作是从传统向现代转化的典型,并从中可以感受到很多东西。

  张谷旻(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结识广君兄已20年,2002年因“视点·中国画五人文献展”在郑州与广君兄有交集,其人率真朴实,我俩审美情趣相近故交流顺畅。其艺平日里从展览和微信中得之大概,广君兄书法结体古拙、点线沉厚多变,篆刻师法汉印,兼及古玺鸟虫篆,朱文布局奇妙而又文气雅致,白文更是大气质朴,刚健而不失丰腴。花鸟早期有青藤八大遗风,如今更显丰满厚重苍茫。

  广君兄山水师承南画一脉,尤得王蒙、石溪、龚贤、宾虹之法,对传统笔墨有着深刻认识与理解,诸法融通而自出机杼,造化与心性相契,故作品在审美品格、立意造境与笔墨语言上更具表现力,其山水立意高远、造境整密、重峦叠嶂、气势恢宏。用笔雄健、用墨沉厚,辅之青绿又金笔勾勒,与传统青绿不同,更显浑厚华滋而又古朴典雅,营造出苍润悠远之意境。

  朱培尔(《中国书法》杂志社长、总编,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秘书长):

  广君兄书画印兼擅,近年来专注于画理的探讨,是当代极少数能将上述四方面融会贯通的近代家!他的山水画,茂密深邃,辽阔淼远。无论是深远、高远与平远,都会超越于具象,营造出一种神秘虚空的意境,冥冥中直达天庭,既是真正文人化了的画卷,又极具现代感的个性魅力;他的书法与篆刻,厚重大气,强调力度与骨法,从中可见他虽处于当代书法篆刻的“名利场”中,但善于追寻孤独,保持着特立独行的品格和心灵表现。吞吐大荒!当下文人画大格局、大境界的典范。

  

  

  

  展览现场

  董雷(中国国家画院创研规划处处长):

  与广君师兄交往已十余年,他的才华、勤奋、不断进取的近代追求以及对后学、晚辈的提携关照,都很让人钦佩。作为中国国家画院的近代家,广君兄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其全面的近代修养,包括书法、篆刻、山水、花鸟、近代理论等,而且都不仅是简单的涉猎,任何一个门类都有精深的实践成果和不同于一般的审美表达。他的近代作品总是能够呈现出一种别样的审美气质,这种气质绝不同于赚人眼球的奇怪诡谲,而是平稳中彰显功力,一种内敛的、朴实的审美,是润物无声、是清风拂面,使人不自觉地被吸引。我想,这种境界的营造,与他深厚的文人修养有脱不开的必然联系。在他的作品中,能感受到矛盾中的统一和对立中的平衡,他似乎很乐于不断提出问题,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找到一种美学层面的和谐。在构图形式、笔墨关系、意境营造、色墨对比等很多方面,都充满哲学的思辨,这使他的近代不是平铺直叙的,不同层次的观者都会有不同的审美理解和解读。这次展览是对他全面近代成就的一次小范围呈现,也是他多年来的又一次个展,精作纷呈,相信展览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

  方向(中国国家画院山水画所所长):

  广君兄以书入画,以笔取气,以墨取韵,在古人和今人的熏染下,形成了一套追踪自然的近代体验,在不断地游历中找寻一种内心的静谧。这得益于书法篆刻的滋养,拓展了更宽广的近代天地。

  李晓柱(中国国家画院人物画所所长):

  广君是一个多维复合型的近代家,在这个时代尤其难得。他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使他从事各个领域都表现得非常优秀,也为他今天的成功奠定了深厚基础。他呈现的近代面貌则离不开他毫不粉饰的性情,他的作品既凝重又洒脱,既深刻又有意味,笔性狂野而不彰,力度深厚而内藏,他把传统绘画的用笔内化于心而呈现出当代式样。

  乔宜男(中国国家画院花鸟画所所长):

  魏广君是一个发展非常全面的近代家,无论是在近代理论、书法和山水画创作方面都有建树,此次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在传统笔墨方面的深入研究和独到见解。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画在创新领域多元发展,也有一支探索方向,就是去书法化。广君坚持书法入绘画,让大家重视中国画的基本用笔特征,即书法与绘画的关系,我想这也是此次展览给大家带来的启示。

  赵培智(中国国家画院油画所所长):

  广君善篆刻、书法,继以书入画,喜欢画墨竹,并画了大量具厚重朴拙之大气象的北方山水,在这个诸多国画家不会书法成为普遍现象的年代,显得尤为难能可贵!令人敬佩!

  

  

  

  

  展览现场

  李虹霖(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所长):

  此次广君的展览让我受益匪浅。多年来,广君一直在汉碑和魏碑上下工夫,其书画创作也受益于此。广君的书法、篆刻在业界颇受大家认可,我也非常喜欢,特别是他的刻印,既古朴又厚重,既有传统又有创新,极具个人特色。此次展览展出了广君的大量绘画,由此可见他在中国画上所下的功夫。

  整体来看,广君的创作追求一种正大气象,无论是淡墨、破墨、积墨的运用,还是笔墨的阴阳虚实,以及对光的把握,在精妙浑厚中给人以震撼之感。作为一个诗书画印全面发展的近代家,广君的近代已从追求“物镜”转变至追求“心境”,以此表现内心深处对近代的看法。祝广君在近代道路上越走越远,取得更大的成绩。

  尚可(中国国家画院交流合作部主任):

  举办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近代家作品系列展,呈现每位近代家的最新创作成果,这无疑是促进近代家的美术创作和学术交流的重要举措。本次推出广君兄的作品展,让人们充分领略了其在书法与绘画上的成就,全面展示了其在书画上的思考和近代表达。观其作品,谈点感受:我原来常见广君书法、篆刻,而他还长于山水、花鸟是我未知的一面。其山水画因心造境,不拘法度,于苍厚的气象中见幽远华滋。其花鸟画信手写来,尽显天成趣味和秀润品质,足见其绘画造诣。广君博学多识,其多方面的修为使其能触类旁通,因此,其书、画、印均有作为而令人瞩目。

  王平(《中国美术报》社社长兼总编辑):

  2014年,50岁的魏广君曾在北京时代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大展,2021年的春天,中国国家画院为广君举办本次个展,是广君在北京的又一次个人呈现,是值得我们期待的。第一,广君的展览是他书画印的一个综合呈现,一个画家能书画印融汇一炉,这种综合性在当下画坛难得一见。第二,大家会在这个展览中看到他近几年作品的一些精进和变化。他以前的作品以“朴厚拙大”为特点,但这次展出的部分作品呈现出注重笔墨情趣的一个转向,我觉得这可能跟他近几年的近代生活有关联,这几年他在读博士,写文章多了,大画画得相对少一些,但朱竹、扇面这样的小品画得多起来,他近几年的笔砚书斋生活于此可见一斑。

  具体地讲,比如他展览中的一些印,会让我们耳目一新,他以前汉印多,而鸟虫篆、细朱文少见。另外,他画的朱砂竹,直接用朱砂来画,把宋元人严谨的造型跟他多年的以书入画的书法修养结合起来了,这是很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看点。至于他的画更是这样,他的金碧山水,把青山红树的画法,创造为青碧近景同红色的远山结合起来,很有新意;他作品中独特的喷色技法处理,尤其是喷金更是赋予他的画面金碧辉煌。还有就是他的山水小品,注重笔墨的情绪和文人的雅韵。他的作品展现他对于技法的研究与探索,更为重要的是他对现代性的探索。无论是金碧山水,还是扇面小品,他都有现代性的思考和探索,这是我们非常期待的。

  我们能够从他这一批相对比较成熟的探索作品当中看到他全新的一面,看到一个更全面、更多样、更立体的广君。

  陈明(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副所长):

  广君是一位全才型的书画家,早年致力于书法篆刻,后涉山水、花鸟,均有丰厚建树。其书风厚重洒脱,其篆刻活泼飘逸,其山水苍润雄强,其墨竹古典秀丽。诚如吴昌硕先生所言:“直从书法演画法,绝艺未敢谈其余”。广君由书入画,由笔法入墨法,故其书法、篆刻、绘画能融会贯通,独出新裁,触类旁通,所观所见,所思所想,尽收入灵台毫端中。近年来,他又入人大攻读哲学博士,书画之余,多有理论思考,更使其书画气合书卷,道通心性。在此祝广君个展圆满成功!

  杨越(中国国家画院近代家):

  广君兄谦谦君子、淳厚质朴,才情横溢、胸有高远。他更是涉猎广泛,诗、书、画、印俱美。广君兄之作大气豪放、境界辽远,读来引人入胜、神情回荡。这也是我常去他画室讨杯茶喝的原由。祝贺广君兄近代展圆满成功!

  王艺(中国国家画院近代家):

  非常荣幸来参观学习魏广君的画展,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广君丰富多样的创作样式,我也清晰地感觉到他创作风格的转变,绘画样式的调整,甚至是审美情趣的演变。这些不可思议的变化具体体现在格局、气象、笔法三个方面。首先,除了近代专业本身外,广君对生命、未来、世界观的思辨性思考亦进入到他的绘画,呈现出更大的格局。其次,绘画作品尤其是山水画创作,有大气象。笔墨上,他不再拘泥于微细的东西,用大笔墨手法进行创作。

  最早魏广君成名于书法、篆刻,但他现在的篆刻不再局限于成名时的状态,在有了更多的哲学思辨之后,呈现出一种洋洋洒洒、恣意纵横的面貌,与过去传统近代家的自我表达完全不同。这批作品,在大格局、大气象、大笔法的前提下,有了整体的、统一的思考,这恰是同行要学习和总结的。

  陈平(中国国家画院近代家):

  现在中国国家画院“大道不孤”的系列展在进行,这次展示的是魏广君的书法、绘画、篆刻作品。魏广君是中国国家画院的书法家,也是画家。中国人讲究书画同源,这在他的身上体现得非常好,他以书入画,以画入书,两者是相融的,而且他是以北方那种强悍的笔墨来展示山水的,笔墨浑然苍厚,皴勾以笔作骨,泼染以墨肤。他的书法是以魏碑的那种雄强来表现的书体,这都表现在画面上,非常有震撼力,而且我还看到他画一些竹子,有墨竹,有朱竹,效果都非常好,而且在表现竹叶的萧瑟之感,风吹的那种摇动力量上,非常见笔墨,见功底。他是在以书写竹,笔笔篆隶间,苍劲有力。我感觉他在书画两者之间的交融上很得意,是心法汇出。他的篆刻表现出像秦汉玉印的那种结字,那种执刀的方法,遊韧而追古。看他的朱文、白文都很有特点,而表现不凡。而且我觉得作为三才画家,不易多得,他是把书法、绘画、篆刻三者共融为一体的,这也一个书法家修为的展示,我在此祝广君兄的展览圆满成功!